當日人次:4688 / 累計人次:19713988
一早我就哭了
2014.12.08 / 分類:大丈夫週記 / Tag:486 / 人氣數:8491 / 回應數:0

486

2014.12.8這天早晨我4點半起床,一如往常開始一天的工作,開始看報表、看資料....
後來,看到了我小學張彩鸞老師兒子跟女兒專程來找我,但沒有碰到面,老師的女兒邱兆玲在我臉書留言給我,寫了很長,我看了,想起老師,我就流淚了。

我說過,我雖然從小父母離異,但算起來我這一生有三個媽媽,一個是我姑媽,一個是小學張彩鸞老師,一個是我嬸嬸。她們三個人在我年幼時在不同時期都很關心我。

 

尋找張彩鸞老師

定居高雄的老弟突然說是回到了台北。

一陣驚喜,忙著聽他解釋這趟特地北上的目的:「是這樣的,有個媽以前教過的學生透過FB找我,他現在說是迪化街霞海城隍廟的管理人,最近上節目提到了媽。這個學生現在復興北路開了間咖啡館,我跟大姐想過去看看這個人。你有興趣一起去?」 怎麼會不想呢? 老媽剛走那年一說到她,我眼淚總是潸潸流個不停,可時至今日,畢竟快十七個年頭了,傷痛早已癒合。當年她匆促的離世確曾留給我過很深的遺憾,總認為:一個昨天還好好的人,怎麼說走就走了?憑空消失的她在這世上有留下過什麼曾真實存在過的痕跡嗎?好像沒有,一切的一切都隨著她的過世,煙化消逝於無形。 直到今日,聽到還有學生在她辭世多年後依然懷念著她的好。這會是什麼樣的老兄呢? 好奇心驅使著,讓我決定前去會一會,親耳聽他說出老媽曾經做了什麼,使他感念至今? 老媽十六歲,初中畢業就任教於小學,退休前得到一面任教四十年的教師獎。
身為客家長女的她對操持家務十分能幹,印象中她和同事與鄰里間相處融洽,家中總是熟人來去聲不墜,人緣極佳,可對子女她卻是極其嚴厲的,記得小學時期只要在學校犯過錯,一到下課時間在走廊看到老師與她說著話,我的心就開始揪緊不安,總是害怕接觸到她凌厲的眼神,總是擔心回家會被打罵。 自己成長過程總是跌跌撞撞犯錯不斷,最糟糕的是就學與就業的不順,導致母女長期關係緊張。一直是到結了婚、離家他住後,雙方相處才有了更貼心親近的表現。
而我結婚時已老大不小,因此跟她共同生活的時間就整有三十年,相處時間久,彼此的嗔怨愛怒也就特別地深。 但不管怎麼說,婚後的我變得非常黏她,總愛賴在老家,總愛圍著她身邊說叨個不停,她卻總是催促著我趕緊離開去上班。那時我在報社擔任編譯,上班時間是傍晚。等待老弟來接的時間,這些娘家陳年往事逐一浮現了心頭。 究竟是什麼樣的訪談節目呢?依循著老弟說的提示,google了一下,找到了486大丈夫周記。版主原來是個網路達人,經營事業十分多樣,再進一步點入「人間心燈」訪談,聽起他十分感性地說起小時父母離異,使自己對親情極度渴望,以及自己一生有著三個母親,其中一位就是小學一到四年級的老師。在還沒來得及聽到他有無提到母親名字的時候,弟弟接我的來車已到。
486咖啡館生意很不錯,在我們抵達時一樓已經客滿,只好轉往地下室坐,雖說來就是想會一會老闆,可一邊我們也商議著:準備一會兒點完餐,立刻先付過帳,再去跟老闆說明我們的來意,免得他會認為我們想套交情,如此一來得免彼此尷尬。這話語方落下,外甥女已經忙著說要請客,她是R1住院醫生,剛剛領了一筆豐厚的「血汗錢」就等著孝敬我們這幾位長輩的。大姐家兩個外甥女從小學業優異,母親生前獎勵晚輩讀書,承諾有百分就送『千元獎金』,她們可是都領過的。
說笑間,店員走了過來問說:可以給我照個相片傳給老闆看嗎? 他因為正在學校參加小孩的家長座談,一時半刻離不開身。 回憶的列車開始斷續奔馳著。那年,是香港回歸的前一年,跟先生才結束了他一年的劍橋大學訪問生活,在桃園機場外面我們等著爸開車過來接人。記憶非常地深刻! 那時我正站在媽的後面,可能是有一年沒見到面了,心情激動的我當時很想學洋人般給她來個大大的擁抱,只是沒能啊!從小就沒有過肢體親暱她的習慣……….最終我就只能用手輕輕地拍了她的肩頭代替。 一年後她就溘然長逝了,而這小小摟她一下的願望,就永遠只能是個無法實現的遺憾! 思緒很跳亂,臨到快用完餐,店員過來又說:經理交代跟你們說,他五點半就能過來,請你們等等他。 「那太晚了!」我們笑笑,不僅婉拒了照相要求,也不想多做等待。何必呢?真有緣的話,大家自然會見到面的,不是? 只是不管怎麼說,還真要謝謝這位先生,如果不是他多年來一直懸念著母親,如果不是他有心尋找著老弟且說要認識張彩鸞老師的子女, 我對母親封存多年的記憶不會被挑起。
回到了家,在深深靜靜的夜裡,打開他清唱「小詩」歌曲的網頁,下面特別標示著:獻給已經過世的張彩鸞老師,一個人默默地聽著,聽著,聽著,我久已不再為母親哭泣的鼻頭不由酸紅了起來,眼眶也微微滲出了濕潤感…………

Jolene2014,12,7凌晨  

 

人生有時都是許多的緣分。
當天剛巧是女兒小學學校運動會,我當天有個面試是約5點半,所以當我到的時候我們沒有碰到,店裡同事也沒轉照很清楚,紙船訊息說是有三個國中老師說要來看我。如果當天知道是邱華崇以及大姊二姊,我肯定立即衝過去。
有時候我會在公司哼『你濃我濃』這首歌,這歌是當年我小時候老師的女兒教我唱的,有陣子我感冒生病請假沒上課,老師放學回到家就會打電話叫我代課本去她家(她家就在我姑媽家隔壁,旁邊是我同學林偉玲家),然後老師就會把當天功課教我一次,我就必須在她家寫好功課才能走,老師的女兒就會跑過來很開心的指導我功課,其實我當時覺得我跟本就是她的實驗品.....
有天她就教我唱你濃我濃這歌曲,還嫌我唱的太小聲不斷要我大聲一點,我幼小心靈想:天阿,我是病人,我是病人捏~~~
哈哈哈,我每次想到這一段往事,都會覺得很有趣。
 

老實說,我回想起來,在當時,我是老師的老四,第四個小孩。老師老家在苗栗,老師還帶我去過她家住了幾天呢,對於那些街道我都還依稀有印象。

如同姐姐留言的,有機會總是會在碰面的,起碼知道大家身體都好都健康。想聽老師的事情?那可多了,下次好好講給你們聽。

推薦文章
迴響
留言(0)